全文如下云顶集团用户登录,望着已长了五五十

2020-01-29 13:48 来源:未知

5月7日,中国绿色时报三版发表文章《济源警事周末二十四小时》。全文如下:

2017年5月22日下午4时许,一场不约而至的暴雨酣畅而来,一瞬间将整个林区笼罩在“雨林”里,除微微的风声与沙沙的雨声,这个喧闹的夏日一下沉寂下来。突然,河南省济源市森林公安局第二派出所的报警电话响起,报警人赵兴胜称:疑似有人上山盗伐柏树。民警姚世豪放下电话,立即向副所长王高杰说明情况。警情即战情,两人连把伞都顾不上带,就冲向警车冒雨出警。

4月21日星期六早上,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打乱了河南省济源市森林公安局第二派出所所长陈沿民的计划,也让喧嚣的林区平静了下来。原本计划周末两天组织民警加强对南山森林公园的巡护,引导市民文明采摘槐花,现在因为下雨阻止了市民采摘的步伐,陈沿民便决定让两周没休息的民警轮班休息。

雨中擒贼

晚上9点,陈沿民与协警秦志凯决定早点休息。正在这时,报警电话响起,济源国有蟒河林场护林员黄科锋报案,称其在九里沟景区后面的卡点拦住两个形迹可疑的男子,怀疑他们猎捕野生动物。接到报警后,陈沿民带领秦志凯立即赶赴现场。

这已经是赵兴胜第二次报警,5月21日赵兴胜就报警称,其承包的河南省济源市承留镇承留村西南林坡上的柏树被盗伐了30多棵。民警到达现场后发现盗伐现场一片狼藉,被截断的柏树枝到处都是,柏树林中裸露在外的柏树根径很醒目,这些根径最大的达26公分,最小也有16公分。这片柏树林的柏树大多种植于上个世纪60年代,当时还是济源市承留镇集体林场,如今已近60年。2000年以来,河南省济源市实行退耕还林,山上的坡地都被种上了树,上山的人也越来越少。2003年赵兴胜承包下来,其就在山下租地养起了羊,平时一边放羊一边护林。看着已长了五六十年了柏树被盗伐,50多岁的老汉心痛的直掉眼泪。细心地民警发现,这些被伐、被截的树枝有的还没有完全干枯,很明显是被伐没几天,有的已干,被伐的时间应该比较长,这说明盗伐是分几次进行的,那么他们再来盗伐的可能性就非常大。民警嘱咐赵兴胜不要声张,这几天多注意上山来的人,多来山上看看。

到达现场后,陈沿民对两名男子进行了简单的询问,并打开了从两人车上搜下的两个编织袋,发现其中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一只成年猕猴,另一个里面装着一只猪獾、一只野鸡。3只动物虽是活体但都有伤,看到3只受到惊吓、伤痕累累的野生动物,陈沿民立即给休息的民警打电话,要求他们即刻返回派出所,同时与济源市林业局野生动物救助站联系,对3只野生动物进行救助。

意料之中又是意料之外的接警,让王高杰、姚世豪很兴奋,两人顾不得多想,冒着大雨迅速赶到赵兴胜的报案点。赵兴胜反映:下午3点多,刚刚要变天时,他见3个年轻男子开了一辆红色三轮车上山后没见他们下来,心里就怀疑地上山看了看,结果在临近林坡的一个拐角处,发现了那辆三轮车,但车上却没有人。赵兴胜不敢再上前,立即打电话报警。这时天空越发阴暗起来,大雨阻碍了视线,便利的交通更是让人难以把握这些人的回城路线,这3人随时都有可能离开。两人不敢迟疑,将警车停在三轮车看不见的地方后,立即下车到三轮车附近蹲守。这时的雨越下越大,瓢泼的大雨让两人在下车瞬间就浑身湿透,不敢站在树下的两人躲在路边的石头后,伴着泥石的浑黄泥水沿着两个人的脚面蜿蜒而下,两人除了摸去脸上模糊视线的雨水,一动也不敢动。十几分钟后,林坡上跑下3个人。他们飞快地跑向三轮车,在上到车的一瞬间,民警冲了出来,喝住了他们,心虚的3人很被迫上了警车到派出所接受民警的盘问。

将3只野生动物妥善安置好,时间已是晚上10点多,陈沿民、秦志凯带两名嫌疑人返回派出所。没有路灯的山路在雨夜中尤显崎岖,瓢泼大雨使得能见度很低,警车在雨中缓缓前行。平时20分钟的车程,他们走了40多分钟,到达派出所时已是晚上11点。副所长王高杰、内勤范冉已全部到位,已回洛阳老家的民警姚世豪也连夜赶回。

突击审讯

陈沿民等人顾不上休息,立即对两人进行讯问。经讯问:嫌疑人李某,现年48岁,平顶山石人山人,在济源打工近20年。其妻子生病,医生说要用野鸡做药引。他就想起了来九里沟景区游玩时,在林区内听到过野鸡的叫声。4月17日上午,他开车带上工具到正沟附近的林坡上,布下了10个夹子。4月21日下午,他再次上山,发现一个夹子抓了一只成年猕猴,身长60厘米左右。他打电话给其堂哥李兴,让他来帮忙。随后,他又查看了其他夹子,发现还抓住了一只野鸡和一只獾。随后,两人用棍子压住猕猴的上肢,将夹子取下后将猕猴装入袋子,后又将夹子重新放好后下山。晚上8点30分左右,两人开车途经护林员卡点,被护林员拦截。

将3人带回派出所分开安置后,王高杰立即向正在培训的所长陈沿民进行汇报。所长陈沿民马上请假冒雨赶回,同时向局领导做了汇报,随后副局长沈和平也来到第二派出所指导办案。这时,王高杰、姚世豪已对3人进行了简单的讯问,了解到李圆圆、王亚伟、孙凡3人均是济源人,且无任何前科。3人都很年轻,最大的王亚伟36岁,最小的孙凡还不满16周岁。通过讨论后,民警们决定兵分两路,一路由所长陈沿民带领辅警秦志凯到盗伐现场进行勘查;一路由副所长王高杰带领民警姚世豪继续对3人进行讯问。

凌晨两点讯问结束,民警们担心山上的夹子再夹伤野生动物,便要求其他人员赶紧休息,天亮后,上山取夹子。

雨一直在下,风越来越大!所长陈沿民带领辅警秦志凯冒雨再次上山。到达现场后已是下午6点30分左右,天已灰黑,又下着雨,致使视线非常不好,陈沿民冒雨顶风踩着泥泞到达现场后,除了发现有6棵已被伐还未来得及截断的柏树外,没有其他线索。好在所里的审讯取得了可喜得成绩,李圆圆供述,其因最近手头比较紧,想找点钱花,就联系王亚伟、孙凡趁下午3点多变天山上没人时上山偷伐树,没想到雨下的太大,柏树伐倒后没法再干活了,只好先下山,谁知被民警抓了正着,但拒不承认以前盗伐过柏树。孙凡在随后的审讯中也对此次盗伐柏树供认不讳。只有王亚伟拒不承认。回到所里知道这一情况后,所长陈沿民积极联系其村村支书找到了王亚伟的母亲,并做通了其母亲的工作。在母亲的劝说下,王亚伟除供述了此次盗伐柏树的犯罪事实外,还供述了之前曾多次盗伐柏树。民警们大受鼓舞,立即对李圆圆、孙凡进行突击审讯。在大量的事实面前,两人最终对其盗伐柏树的事实供认不讳。原来,自5月9日起,李圆圆伙同王亚伟、孙凡先后盗伐承留村西南林坡的柏树5次,共盗伐柏树43棵。他们每次上山盗伐都是在中午12点到1点之间,这时一般人们都在家吃饭,且夏日天热,吃完饭也很少出来,想着不会有人发现。这次他们也是看着变天了,想着山上也没有人,谁知下着大雨还能被抓。至此,这起团伙盗伐柏树案全面告破。当民警走出讯问室时,已是次日早上5点多,大雨不知何时已停,天际渐亮,清凉而新鲜的空气,让忙碌一夜的民警精神为之一振。短暂的休息后,民警们迎着朝阳,带着3人到林坡指认现场,并找到了3人藏匿在现场的工具——3把手锯。

4月22日早上7点多,陈沿民带领全所民警与两名嫌疑人进山。他们来到九里沟护林卡点后,对两人的车辆进行了再次搜查,发现了铁笼子、编织袋等工具。

深挖余案

早上9点30分左右,在嫌疑人李某的带领下,民警们步行上山将10个夹子一一取出,幸运的是没有发现被夹的野生动物。

经林业工程师鉴定,3人盗伐的43棵柏树共有4.0113方,价值15000余元。根据我国《刑法》规定,盗伐林木2方以上就构成了盗伐林木罪,济源市森林公安局将依法追究3人的刑事责任。除最后一次外,3人盗伐的柏树共分3次出售给了一位名为聂小伟的人,共获得赃款3900元。为防止被发现,3人去卖柏树时,总是在凌晨2点左右并且已明显低于正常收购价的价格出售,因此可见聂小伟对3人的柏树来源心照不宣。5月23日,第二派出所依法对3人刑事拘留后,民警将重点放在了对聂小伟的侦查上,但除了犯罪嫌疑人王亚伟提供的一个手机号码外,民警手中没有任何聂小伟的信息。

现场勘查、指认现场后民警们原路返回,到达停车的地方时已是下午2点。

在局信息科的协助下,民警很快掌握了手机号码的机主信息及与犯罪嫌疑人王亚伟联系的通话记录,但在让3人辨认时,3名犯罪嫌疑人都认为不像。这一现象让民警有点措手不及,为进一步严谨办案,不冤枉一个好人,民警积极开展对聂小伟的调查。经调查,聂小伟现年29岁,现住河南省济源市思礼镇北官桥村,随其岳父经营一家以柏木为主要材质的棺材、骨灰盒店,这让民警进一步确认聂小伟非法收购的可能性。所长陈沿民以购买柏木棺材为由多次与聂小伟电话联系,5月27日陈沿民与民警姚世豪在其经营的店内见到了聂小伟,并对聂小伟进行了偷拍,后经王亚伟3人辨认,确认聂小伟系收购人。原来,之前辨认的照片是聂小伟七八年前照的,所以与其本人现在不是很像。随后民警依法对聂小伟进行询问,聂小伟对其非法收购的违法行为供认不讳。

简单吃完迟到的午饭后,陈沿民又带领民警对两名嫌疑人进行了重新讯问,依据程序办理刑事拘留的相关手续,并将两名嫌疑人送入济源市看守所。

目前,李圆圆、王亚伟被依法刑事拘留,聂小伟被依法作出行政处罚,没收全部非法收购柏树,孙凡因不满16周岁不予立案,批评教育后责令监护人严加管教。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林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全文如下云顶集团用户登录,望着已长了五五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