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从奉化市政策性农村医疗保险协调办公室掌

2019-12-03 21:56 来源:未知

农业保险,现代农业发展的重要保障。 我省地处亚热带季风气候带,是全国气象灾害多发易发频发的省份之一,既有台风暴雨雷电之灾、高温缺水干旱之害,也有山洪地质灾害之忧、大风大雾冷害之患。为增强农业抗灾能力,2006年以来,浙江开始了政策性农业保险试点工作,并于2008年覆盖全省,为农民收入稳步增长提供了有效保障,被农民朋友誉为“三农”发展的稳定器和助推器。 然而,近年来,极端气候频发,对农业生产造成了极大影响,农民朋友也对农业保险提出了更高要求。强台风“海葵”吹过后,农民群众更期盼农业保险这根“保险带”能系得更紧些。 风雨中,现代农业“伤不起” 狂风,暴雨,积水,“海葵”以这样的方式,向人们展示了它的惊人破坏力。作物大量被淹,大棚成片倒塌,蔬菜瓜果绝收,风雨中,农业成了最受伤的产业:据省防指统计,“海葵”使我省遭受直接经济损失236.3亿元,其中农林渔业损失达122.8亿元,占52%。 省农业厅相关负责人坦言,尽管近年来,我省不断加大农田水利等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特别是农业“两区”建设,使农业抗击自然灾害的水平有了长足进步,但是,在极端天气频发的大环境下,现有农业基础设施依然薄弱,“靠天吃饭”的局面仍然没有根本改变。值得一提的是,设施化、规模化、专业化的生产方式赋予了现代农业高投入、高产出的特征,却也需投资者承担更大的风险,和收入相对多元的传统农民相比,职业农民的投入更大,收入来源单一,更易出现“多年致富、一灾返贫”的情况。 “5个家庭多年来的积蓄都被台风吹光了。”李银春是长兴县和平镇的农民,2008年,看到葡萄种植效益不错的他,和村里另外4位农民一起,建起了138亩优质葡萄基地。4年来,他们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葡萄园里,好不容易葡萄到了盛产期,却不曾想,台风过后,他们的葡萄园整整浸没了70多个小时,不仅价值150多万元的葡萄颗粒无收,连上百万元的前期投入也血本无归,5户农家直接陷入困境。李银春连声感慨,这些年尽管基础设施、科学技术有了很大进步,但在巨大的自然灾害面前,农业还是不堪一击。 笔者从气象部门了解到,农业一直是我省自然灾害的“重灾区”,即使在没有遭受台风直接袭击、尚算风调雨顺的2011年,我省农业仍因受干旱、洪涝、风雹、低温冷冻等自然灾害影响,有680多万亩农作物受灾,其中近一成绝收,经济损失巨大。 大灾后,农业保险成最大期盼 和李银春们相比,奉化市绿苑果蔬专业合作社负责人蒋瑞军则幸运了很多。 “海葵”肆虐后,绿苑果蔬的170多亩大棚果蔬和200多亩露地作物遭受巨大损失,蒋瑞军估计损失额达200万元。 一筹莫展的蒋瑞军想到了年初投保的农业保险。经过报损、查看、定损、理赔等环节,8月10日,他从人保财险奉化农险部拿到了7万元预赔款。“这是全部赔付款的50%,过些日子还能再领7万元。”蒋瑞军告诉笔者,参加农业保险,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有了这笔钱,购买农膜、修复大棚、购种补种等灾后恢复生产的资金有了着落,“最主要的是,农业保险让我们看到了抗击灾害的希望,增强了社员们生产自救的信心。” 截至8月10日,我省政策性农业保险受“海葵”影响的报损金额12156.16万元,估损金额5326.83万元,数以千计的农民将领到赔付款。 自2004年我省开始酝酿出台农业保险政策以来,便一直立足于因地制宜,让农民真正受益。经过反复比较权衡,我省确立了“政府推动,共保经营”的新模式——由在浙的10家商业保险公司组成“共保体”,经营范围为农险、以险养险、涉农险,实行“单独建账、独立核算、盈利共享、风险共担”,并由政府在保费上给予补贴并按比例承担风险责任。2006年3月,这一“政府推动,市场运作”的农业保险模式在全省11个县启动了试点。 由于这一保险模式在充分发挥政府推动作用的同时,还积极依靠市场运作实现了对农业生产的保障,因此发展顺利,2008年,政策性农业保险覆盖了我省有农业生产的83个县。与此同时,试点品种从10个增加到了11个,参保品种从每个县的5个扩大到了7个,政府保费补助比例从原来的35%提高到了40%。2011年开始,我省还施行了政策性农业保险巨灾风险准备金制度。 截至2011年底,全省政策性农业保险参保农户135.08万户,大户参保率达85.18%。政策性农业保险在增强农业抗风险能力、调整农业产业结构、促进农民增收、健全农业支持保护体系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期待雨后阳光,更及时更温暖 然而,“海葵”给浙江带来的狂风暴雨,又让浙江人陷入了思索。 在“海葵”过后的各项统计,细心的人们会发现两个值得思索的数字:122.8亿元,是我省农林渔业的损失额;5326.83万元,则是农业保险的估损金额。后者不足前者的二百分之一,就算按照12156.16万元的报损金额计算,后者也不及前者的百分之一!这意味着,若是不算救灾补助,99%以上的农业损失将由农民自负。 业内人士指出,农业保险为农户注入了“能量”,对灾后恢复生产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农业保险仍有待完善之处:一方面,现行政策条件与农户日益增长的保险需求还不相适应,有些险种农民参与积极性不高,而有些种植、养殖产业,农民却是想保而不能保;另一方面,农业保险单体规模小,但品种多、地域广,特别是遇到大范围的自然灾害时,更是量大面广,定损难度很大,“共保体”盈利难,对拓展新业务兴趣就不大。笔者调查发现,在各级政府和农业部门的推广宣传下,我省农民对农业保险已经有了深刻认识,他们结合自己的生产需求,对农业保险提出了更高要求。 首先是扩大保险品种。受“海葵”影响,宁海县长街镇海产养殖大户徐大和承包的水产养殖塘遭受毁灭性打击:海潮和大雨形成了严重的内涝,将大部分的养殖塘冲毁,养殖的虾、蟹、鱼等几乎都跑了,即使留在塘里,也因为水盐分的变化,很快死去。徐大和说,他早有参加农业保险的想法,但却投保无门,因为政策性农业保险并未将虾、蟹等水产养殖纳入其中。 种植业亦如是。“海葵”给宁波市北仑区的花卉苗木种植业带去了极大影响,大量基地被淹。痛定思痛,不少损失较大的农户便有了参保意向,不过,花木并不在投保范围之内。中国人保北仑支公司综合部副经理胡振华表示,当地曾考虑过增加花木保险险种的设想,但宁波市政策性农业保险共保体认为,花木市场价格变动很大,品种多样,定损工作很难开展,最终拒绝了花农投保的提议。笔者了解到,这次台风中受损严重的葡萄、梨、桃子等经济作物,大多不在投保范围之内,即使个别地方设置了相关险种,也仅仅是保树木而非保果实,与农户的期望相差较大。 其次是降低赔付门槛,提高赔付标准。“我们公司被淹死了683头小猪,但是保险公司说,重量在20公斤以下的小猪不在理赔范围。”安吉县正新牧业的负责人沈顺新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给自己的每头生猪都交了农业保险,但在遭灾后向保险公司申请赔付时,却会得到这样的答复。沈顺新非常无奈:“我每年光保费就要交近10万元,今年遭台风损失了80几万元,结果保险公司一定损,却只有10多万元。”笔者了解到,目前我省对水稻的赔付标准是每亩200-400元,大棚蔬菜为每亩200-800元,柑橘为1000元,露地西瓜为300-600元。在高效生态农业蓬勃发展的浙江,相对于每亩动辄上万元的投入,这样的保额对农民的吸引力自是不大。 再次是加快理赔速度。农业生产具有极强的季节性,尤其是灾后恢复生产,必须尽快修复设施、补种补植,其紧张程度用“争分夺秒”来形容也毫不为过。然而,由于量大面广,一旦发生灾害,保险公司不仅要逐户核保,还要到每一田块查勘定损,逐户理赔,巨大的工作量使农业保险的理赔速度一直跟不上农民生产自救的脚步。此外,现行保险条款规定,发生灾害后,赔付分二次进行,先由“共保体”向农户支付保单核定部分50%的预付赔款,再在保险年度末进行个案清算。农户们大多希望保险公司能实行一次性100%赔付,及时到帐,以利尽快恢复生产。 遮风挡雨,艰难的路坚定地走 完善政策性农业保险制度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一过程,美国用了70年,欧洲用了60年、日本用了40年。尽管我省的农业保险才刚刚起步,但是,我们欣喜地发现,党和政府正在以农民的要求为己任,积极探索农业保险的完善之路: 8月9日,省委副书记、省长夏宝龙在台州指导抗灾救灾恢复重建工作时明确指出,要积极探索农业保险新机制、新路径,让广大农民在面对自然灾害时能最大程度减少损失; 8月11日-12日,省农业厅党组书记、厅长史济锡带领专家组来到湖州,一边指导灾后生产自救,一边调研农业保险有关情况; 有关专家和学者也对完善农业保险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全国人大代表、衢州市农科所所长汪惠芳说,农业保险的政策性要求与保险公司商业化运作之间存在矛盾,保险公司难以在低保费、高赔付之间寻求平衡,从而降低了农业险种的投入和经营程度。另外,农业保险低补偿与农业产业高风险之间以及农业保险高成本与农户家庭低收入之间存在矛盾,这些都大大降低了农民参保的积极性。为此,她建议,加大对农业政策性保险的政策扶持力度,政府要在农业保险方面做好立法,推出农业风险基金,对参加种养业保险的农民给予一定的经济补贴;建立和完善农业保险体系,建立政策性农业保险公司,加大财政对农业保险补贴力度,逐步把对农业保险保费的补贴提高到占当年农业增加值的一定水平,以后逐年适当提高补贴比例;政府在年度财政预算中安排专项资金用于支持建立农业风险巨灾补偿基金,同时构建和完善对农业保险的再保险和农业巨灾风险承接机制。 浙江大学教师施红则建议,“共保体”要强化自主承保,设计符合农户需求的险种,适度推进“产量保险”的试点。同时,政府和保险公司应该一起科学厘定保险费率,适当提高赔付标准,同时调整风险分担机制,在保证农民积极性的同时,缓解保险公司超额赔款的压力,逐步完善对保险公司的激励和约束机制。 在加快理赔速度方面,浙江经贸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蒋丽君建议,具备条件的保险公司最好在乡镇、村一级建立工作网络,或者依托农村基层组织,聘请专业技术人员组建农险定损理赔专家小组,以快速、精准地做好现场踏勘、定损理赔等工作。必要时,可以由政府出面,组织省、市、县、乡镇各级农、林、渔等部门的干部,特别是乡镇农技人员,主动发挥专业优势,协助保险公司做好政策性农业保险的定损工作。 在提高农民参保积极性方面,有专家建议,应该在坚持自愿的原则上,把参加政策性农险作为享受政府其他补贴的必要条件。美国在实行了把购买农业保险作为获得政府其他支持的条件后,农业保险的覆盖面才获得突破性发展。1994年通过的美国联邦农作物保险改革法令规定,除非农场主购买了农作物保险,最少也要购买巨灾保险保障,否则,他们就不能得到农业保护计划中的其他好处。 他山之石美国农业保险之路 1938年,美国历史上第一部《联邦农作物保险法》应运而生,美国农业部据此设立了联邦农作物保险公司。此后,美国农作物保险面临着重大考验,主要是联邦农作物保险公司亏损严重,无力储备足够的保险基金。美国政府开始全面推广农作物保险体系,扩大农作物承保面积,放开农险地区限制,提高农民的参保率。 美国政府对农作物保险的补贴包括两部分,对美国大规模天灾的农业保险赔偿完全由政府补贴;美国联邦农作物保险公司向承办政府农作物保险的私营保险公司提供20%-25%的业务费用补贴。 与此同时,美国还向农作物保险提供4大类政策和经济支持,其中包括通过联邦农作物保险公司向私营保险公司提供比例再保险和超额损失再保险保障;联邦政府对投保的农场主给予保费50%-80%的补贴等。

不久前,强台风“菲特”重创浙江,不少地方农作物和农业生产设施受损严重:水稻被淹、菜地被毁、生猪死亡、大棚倒塌…… 大灾过后,恢复生产、减少损失成为当务之急。近日笔者在重灾区宁波采访时发现,覆盖全市的政策性农业保险,为当地农民及时恢复灾后生产撑起了一把有力的“保护伞”。 农保理赔,第一时间到位 清洗消毒猪圈、给猪做体检……强台风“菲特”过后,奉化市新联达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蒋世利并没有松一口气,养猪15年的他,知道灾后防疫防病同样松懈不得。由于猪棚受淹,公司一共死了4000多头猪,损失惨重。“还好我参保了政策性农保,台风一过,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就来核查损失,按照定损结果和理赔标准,我已经拿到70万元的理赔款。”蒋世利告诉笔者。 和蒋世利一样受益的还有奉化市绿苑果蔬专业合作社。在此次台风期间,合作社有100多亩水稻绝收。理事长李吉龙告诉笔者,台风造成的积水一退,保险公司就上门核定损失,理赔款会在近期打进他的账户。 强台风“菲特”给奉化农业造成了巨大损失,而台风过后,政策性农保这把“保护伞”的作用立刻显现。笔者从奉化市政策性农保协调办了解到,今年该市共有6609户农户购买了政策性农保,截至目前,全市养殖险定损工作已结束,有580万元理赔款送达受灾农户手中,另外水稻的受灾情况正在定损中,预计还有1200万元左右会陆续赔付给参保农户。 奉化市的政策性农保让当地农民吃下了“定心丸”。在宁波其他县,像这样的保险也让更多农民安心放心。据悉,台风过后,宁波市、县两级农保协调办就积极配合人保财险宁波分公司迅速开展查勘定损及理赔工作。截至10月28日,宁波市政策性农保已因“菲特”赔付3425万元,其中种植业2264万元,养殖业1161万元,除水稻外,其他险种的受灾理赔工作已基本完成。 政府推动,为农保“保驾护航” 强台风“菲特”过后,宁波市政策性农保发挥的积极效果正是近年来当地政策性农保发展成效的缩影。通过多年发展,如今宁波市政策性农保已经走出了一条可持续发展的路子。 2006年6月,宁波市政策性农保共保体正式成立,由人保、太保、平安等15家商业性财保公司共同组建而成,共保体按照“政府推动+共保经营”的经营组织模式,按照共保体章程约定的比例分摊保费、承担风险、享受政策,共同提供保险服务。 而作为一项弱势保险,要让政策性农保共保体走得更远、发展得更健康,离不开政府的主导推动。为此,2006年,宁波市成立了政策性农保工作协调小组,成员单位包括市发改委、市农业局、市财政局、市农办和宁波保监局等多个部门,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就设在宁波市农业局。 据宁波市政策性农保协调办有关负责人介绍,宁波的政策性农保经营模式可以用“政府推动、政策支持、市场运作、共保经营”来概括。“为支持这一项目进行,政府曾多次发文,出台保险保费财政补贴政策,减轻农民的参保负担。”协调办有关负责人告诉笔者,从2007年起,宁波市财政每年安排1000万元专项资金用于农户保费补贴,随后逐年增加,去年增加到4400余万元,实行对参保险种由财政给予不低于50%的保费补贴,其中水稻、能繁母猪等国家和省定的必保品种保费补贴按照国家和省定标准执行,其他选保品种市和县按比例分担。 保费补贴政策为农民带来的是切切实实的好处。蒋世利告诉笔者,现在公司一年100多万元的生猪保费,农民个人只需交纳25%,剩下的75%都由政府埋单。 正是在宁波市政府的有力推动下,近7年来,当地的政策性农保在巨灾面前展现出了强有力的保障能力。截至去年底,宁波已累计向全市47.29万户农户提供了124.56亿元的风险责任保障,累计向全市4.82万户参保农户支付了22112.09万元赔偿款。今年,全市投保农户达到13.9万户,保额44.33亿元,这一发展速度远远超出一般商业保险的增长速度。 小编从奉化市政策性农村医疗保险协调办公室掌握到,种植业作保。险种扩大保额提高,农民得实惠 除了参保人数的不断增加,近年来,宁波市政策性农保的险种也在逐年增多。“在制定险种的过程中,我们及时根据地方农业特色灵活增设保险品种,更好地适应农户的现实需要,按照‘成熟一个,发展一个’的经营思路,每一个保险产品都要经历从调研到试点,再到全面铺开的过程。”宁波市政策性农保协调办负责人介绍,现在,宁波政策性农保的险种已由2006年的3个增加到如今的21个,包括水稻、小麦、油菜、蔬菜大棚及附加农作物、露地蔬菜、奶牛、能繁母猪、肉鸡、淡水养鱼、水产养殖大棚等,保险区域也从2006年的慈溪试点到现在向全市全面推开。 政策性农保的全面铺开,最受益的还是农民。鄞州区种粮大户许跃进告诉笔者,自己每亩水稻保险只要交2元钱,遭灾时能获得最高800元赔偿,这颗“定心丸”让他吃得放心舒心。据了解,2007年宁波政策性农保在鄞州区推出时,水稻每亩的保额是400元,到今年,水稻保额已经调到了每亩800元。“我市农业产业化程度较高,又经常会遭受自然灾害,所以农业保险更要紧。”宁波市政策性农保协调办有关负责人说,宁波为此还在全国首创杂交水稻制种保险,同时不断扩大各个险种的承保覆盖面。以育肥猪为例,今年的承保覆盖面将超过80%。“尽管不少保险品种的风险高,赔付率高,但我们一直以农民利益为先,坚持承保。” 如今,宁波政策性农保已形成了良性发展态势,真正做到了让农民得实惠。“下一步,我们将进一步完善农保政策,进一步明确财政保费补贴的具体险种和标准,稳步扩大农险经营范围,根据实际需求,有计划地开发新产品,对重要农产品的保障程度不再只停留在基本的‘保成本’上,保额还会进一步提高。”宁波市政策性农保协调办负责人说。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小编从奉化市政策性农村医疗保险协调办公室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