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褐发展,为整治畜禽繁衍污染

2019-10-21 15:23 来源:未知

浙江飞翼生态农业有限公司位于嵊州市车架湖坂现代生态循环农业示范区,拥有5000多亩种植基地,设施大棚内种植蔬菜的品种近百种,生产的有机蔬菜直接配送长三角的城市。 张亮宗 裘胜...

日前,浙江发布《农业“两区”土壤污染防治三年行动计划》,这是今年浙江省政府就生态循环农业专项工作发布的第三个全省层面工作指导意见,浙江治水、治气、治土“三治联动”的现代生态循环农业建设步伐进一步加快。2003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提出“高效生态农业”发展战略,从此之后,浙江农业始终秉承生态和效益两者兼顾的发展理念,逐步走出了一条具有浙江特色的现代农业发展之路,产业布局更加有序,生产环境更加和谐,发展方式更加科学,一幅“美丽田园、美好生活”的画卷正在浙江田野精彩描绘。 铁腕治理,畜牧业涅槃重生 畜牧业曾位居浙江农业十大主导产业之首,在浙江农业增效和农民增收中功不可没。但随着生态环境对农业生产要求的不断提高,和过去一些养殖排泄物和病死动物不当处置方式负面影响的日积月累,浙江畜牧业发展到了一个需要抉择甚至是生死存亡的关口。 治水倒逼促转型。2013年,浙江吹响了畜牧业整治转型的号角。尤其是浙江省委、省政府作出“五水共治”战略决策部署以来,浙江各地纷纷将养殖污染整治列为农业水环境治理的重点之一。 “我们对全省畜禽养殖区域进行了重新调整划定,并提出了‘三个一律’的整治要求,即禁养区内的畜禽养殖场一律关停,达不到生态消纳或达标排放标准的畜禽养殖场一律关停,做不到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的畜禽养殖场一律关停,全面开展畜禽养殖污染整治工作。”浙江省农业厅厅长史济锡斩钉截铁地说。 整治大幕迅速拉开。嘉兴市曾经是浙江生猪养殖大市,也是生猪排泄物影响环境的重灾区。为整治畜禽养殖污染,嘉兴市下了大力气,决心将远远超过环境承载量的养殖密度降下来。该市南湖区经过一年多整治,养殖散户从2012年的2万多家减少到如今的2400余家,规模化养殖场减少到16家。“对于保留下来的养殖场,均严格要求进行生态化改造,或配套种植业,或循环利用实现达标排放。”嘉兴市农经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浙江省农业厅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底,根据环境承载能力与排放许可,全省已关停或搬迁畜禽养殖场7.46万家,调减生猪存栏566万头;治理保留年存栏50头以上畜禽养殖场11004家,治理完成率91.8%;建成标准化水禽旱养养殖场250家。 与此同时,浙江在全省布局动物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杜绝病死动物随意乱扔现象。根据区域畜禽养殖规模布局建设的41家死亡动物无害化集中处理中心,目前已建成运行36家;死亡动物无害化非集中处理县,也都配套了无害化处理设施。“将病死生猪无害化处理与保险挂钩,很好地推进了这项工作。”史济锡介绍说,目前,浙江已有22个县推行此项制度,病死生猪随意丢弃在江河湖泊的现象基本杜绝,接下来,浙江还将在所有生猪养殖县逐步建立死亡动物保险联动机制。 经过整治,浙江全省存栏50头以上的规模养猪场场均存栏达到475头,比整治前的2012年翻了一番,养殖的规模化程度、产业化层次、生态化水平都有了大幅度提升。 经历了阵痛的浙江畜牧业,正迎来涅槃重生的崭新阶段。 未雨绸缪,种植业肥药双减 建设生态循环农业,既要生态养殖,也要生态种植,它们好比是生态循环农业发展的两条腿,两条腿走路,生态循环农业建设才能稳步推进。 相比于养殖污染治理,其实浙江对种植业的化肥、农药减量化关注更早。2010年,浙江就以省政府办公厅的名义下发了《关于促进商品有机肥生产与应用的意见》,明确对商品有机肥使用进行财政补贴,同时,结合标准农田地力提升项目,对使用沼液、种植绿肥、秸秆还田等有机养分替代举措给予项目支持。 通过有机肥替代和测土配方施肥等举措,浙江的化肥施用量得到有效控制,化肥减量取得明显成效。仅以2014年为例,浙江推广应用商品有机肥74万吨、配方肥20万吨、秸秆还田1407万亩,化肥用量比2013年减少3.31万吨;同时,在39个县建立了66个沼液转运服务组织,488辆专用沼液槽罐车每天奔波于养殖场和种植基地之间,年沼液利用量超过2000万吨。 农药使用方面,浙江省早在2011年就颁布实施了《农作物病虫害防治条例》,把病虫害监测预报、预防治理、统防统治纳入法律管理轨道,取缔违禁农药,全面下柜高毒高残留限用农药,推广应用高效低毒低残留环保农药;组织推广应用太阳能杀虫灯、性诱剂、色板、防虫网和水旱轮作、稻鸭稻鱼共育等绿色防治技术,扶持组建专业化植保服务组织,享受财政补贴的病虫害统防统治覆盖领域已从最初的水稻延伸到目前的茶叶、水果、蔬菜等。2014年,全省推广应用病虫害绿色防治面积1000亩、统防统治面积477.1万亩,农药用量比2013年减少2350.4吨,减幅3.7%。 对于影响环境的“死角”,一个也不放过。近年来,浙江对农药废弃包装物回收利用和土壤污染防治同样给予高度重视。今年7月,《浙江省农药废弃包装物回收和集中处置试行办法》印发,该办法明确了“市场主体回收、专业机构处置、公共财政扶持”为主要模式的回收处置体系,目前已在25个县开展试点,全省废弃农膜回收率达到89%。8月,《农业“两区”土壤污染防治三年行动计划》印发,力争实现“三个基本”的目标,即到2017年基本掌握全省永久基本农田土壤污染状况及其走势,基本扭转农业“两区”土壤污染加重态势,基本消除重大土壤环境安全隐患,为农业实现绿色发展留存一片“净土”。 转型升级,现代农业活力迸发 生态循环给浙江农业发展带来的变化,绝不仅仅只是体现在对具体生产方式的改变上,更重要的是,它为浙江现代农业发展注入了科学的理念,激发了全新的活力,带来了澎湃的动力。 位于浙江与江苏交界处的长兴县是浙江北大门,也是浙江41个整建制推进生态循环农业建设的试点县之一。该县吕山乡是远近闻名的芦笋基地,有商品芦笋基地3000多亩。该乡还有家规模不小的湖羊养殖场——长兴永盛牧业有限公司,年存栏湖羊4500头。以前,两家主体各干各的,各有各的烦恼:芦笋基地的秸秆无地处理,而湖羊场冬季缺乏青饲料。后来,在当地农业部门的积极撮合下,两家主体走到了一起。据“永盛牧业”负责人胡志宏介绍,芦笋一般每年7-10月收割,他们公司通过青贮技术对芦笋秸秆进行青贮,解决了冬季湖羊青饲料来源问题。“一年大概能节省80万元,大大降低了我们养羊的饲料成本。既解决了芦笋秸秆出路问题,又降低了饲养成本,一举两得。”胡志宏说。 目前,浙江已在3个设区市、41个县整建制推进现代生态循环农业建设,全境域、全领域探索建立现代生态循环农业的制度体系和长效机制,形成县域大循环;在110个现代生态循环农业示范区中,集聚资源、集成技术,形成园区中循环;在1030个现代生态循环农业示范主体中,完善设备,提升管理,形成主体小循环;还将在全省建成1万家以上的生态牧场,实现种养和谐发展。 如今在浙江大地上,像“永盛牧业”一样通过产业联合、产业延伸、产业融合等方式发展生态循环农业的例子不胜枚举,越来越多的农业主体主动将生态循环的理念融入到生产经营的各个环节,以生态循环求发展空间,向产业链完善要经济效益,成为浙江现代农业发展内涵完善上最值得称道的一笔。 此中有真谛,最美在田园。放眼钱江两岸,生态循环农业已如点点繁星,映照得浙江田野更加绿色、生态,成为浙江农业走向现代化、实现科学发展的亮丽篇章。

云顶集团官网 1

浙江飞翼生态农业有限公司位于嵊州市车架湖坂现代生态循环农业示范区,拥有5000多亩种植基地,设施大棚内种植蔬菜的品种近百种,生产的有机蔬菜直接配送长三角的城市。 张亮宗 裘胜冬 摄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绿色发展”的重要理念,要求坚持绿色富国、绿色惠民,为人民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在浙江大地上,有关绿色发展的探索实践早已开启。浙江人多地少,耕地面积仅占全国耕地总面积的1.5%左右,资源浪费不得,环境更是破坏不得,绿色发展可以说是浙江农业唯一的发展路径。

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工作期间,就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十多年来,浙江坚持一张蓝图绘到底,在发展生态循环农业的道路上走得越来越坚实。

2014年,农业部将浙江列为全国唯一的现代生态循环农业发展试点省,此后浙江先后制定加快发展现代生态循环农业的意见、加快畜牧业转型升级等一系列意见。

一年过去了,11月8日,全国生态循环农业现场会在衢州召开。一张绿色发展的新成绩单在浙江田野上徐徐展开……

养猪也“绿色”

畜牧业在浙江农业主导产业中曾一度居于首位,同时却又是农业主要污染源。随着“五水共治”深入推进,我省加快畜禽养殖业的转型升级,重新划定畜禽养殖禁养、限养区。

云顶集团官网,截至今年9月底,全省已关停或搬迁畜禽养殖场、户7.46万家,调减生猪存栏566万头,年存量50头以上畜禽养殖场11004家。

这些保留下来的规模养殖场,如何破解环境保护和畜禽养殖产业发展这道生态难题?为此,浙江在试点过程中,尝试将养殖业与种植业有机结合,探索出了一条畜牧业转型升级的生态循环之路。

从畜牧企业到能源公司,再到全产业链的农业企业,这几年龙游开启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角色转换,便是浙江生态循环农业发展的一个缩影。

最早,“开启农业”是一家生猪养殖场,3万头猪的排泄物对周边环境污染不小。面对全省“五水共治”倒逼畜禽企业转型的大势,养殖场负责人朱有标开始琢磨如何一劳永逸地解决污染问题,并试着建起了废弃物资源化及沼气发电工程。

未曾想,一扇生态循环农业的大门就此在朱有标眼前打开:养殖场的猪粪经过发酵产生的沼气用来发电,沼液再次发酵生产液态有机肥,沼渣则生产固态有机肥。

为了用好这些有机肥,去年朱有标成立了龙游开启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今年流转土地达5000亩,将有机肥用于生产水稻、玉米、西瓜、香瓜等农作物。

看到朱有标的地里用了有机肥,作物长得好,农药化肥都用得少,周边不少大户也纷纷以每吨600元的价格来买有机肥。

现在,开启公司自己养殖场的猪粪已不够用,公司每天派出16台全密闭车,到周边60多家养殖场收猪粪,一天可发电2万千瓦时。

除了排泄物,畜禽养殖的另一大污染源便是病死畜禽。为了杜绝病死动物随意乱扔现象,浙江在全省布局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设施,目前已建成运行36座,并在22个县推行病死生猪无害化处理与保险挂钩制度。

在桐乡市同润现代农业科技专业合作社,一头病死生猪经过78小时蝇蛆处理,就能变成高蛋白蝇蛆和有机肥。“死亡畜禽投入生产线后,首先切割,经过4个半小时140℃以上的高温灭菌和粉碎,再添加菌种等辅料作为蝇蛆的饲料,通过微生物和蝇蛆的生物处理,最终就能收获蝇蛆和有机肥。”合作社负责人顾柏明说。

“这是浙江省首个利用蝇蛆进行无害化处理病死畜禽的项目。”桐乡市农经局相关负责人说,蝇蛆处理这种新型的无害化处理方式,不仅零污染,而且延伸了产业链,变废为宝,年处理死亡畜禽7300吨,年产蝇蛆1800吨,产出有机肥2400吨,形成了生态循环机制。

减肥又减药

地越种越薄,化肥、农药越用越多。这已是不少地方农业发展共同面临的尴尬局面。浙江在全国率先探索生态循环农业,便是旨在寻找一条产出高效、产品安全、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农业转型发展之路。

在诸暨市王家井镇新南村,村里1100多亩农田集成了9项绿色生产技术,由合作社统一经营,经过测土配方施肥,一亩田能减少化肥使用量3成。

另外,通过应用太阳能杀虫灯、性诱剂、色板、防虫网等,种一季稻可少用农药两到三次。村党支部书记周渭兴告诉记者,农药、化肥用得少了,田里的产出却不减反增,一季晚稻均产700公斤。

类似新南村这样的生态种植在浙江如今比比皆是,化肥、农药减量效果明显。省农业厅有关负责人介绍,仅去年,全省同比减少使用化肥3.31万吨,减少农药使用量2350吨。

和过度使用农药、化肥一样,随意遗弃的农药包装物也是发展生态农业亟待解决的一大问题。为此,今年7月,《浙江省农药废弃包装物回收和集中处置试行办法》印发,目前已在25个县开展试点。

在余杭区仁和街道普宁村,种粮大户郭金茂如今养成了一个好习惯:用完的农药包装一个也不乱丢。“这都是能卖钱的,小袋1毛,大瓶1块,谁会乱丢啊?”他说。

郭金茂的这个习惯源于余杭区建立的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处置系统。余杭区政府拨出专项资金,依托现有的农资代售网点,在全区布点以有偿补贴方式回收废弃农药包装,统一收集并进行无害化处理。

截至2014年底,余杭已回收3492万件农药瓶,销毁废弃农药包装物637吨。

生态种植,还少不了农作模式创新。眼下,一个个现代农业园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不少爱“折腾”的新农人发展稻鱼共养、稻蛙共养、稻鳅共养,生产方式更加绿色,农产品更加生态。

富阳农户何建强便是其中之一,他让自家合作社的水稻与另一个农业合作社的青蛙“生活”在一起,营造出一个稻田生态循环系统。

“青蛙喜欢吃田里的害虫,它的排泄物可以做水稻的肥料。”何建强说,稻蛙共生模式,稻米品质和产量都得到了明显提升,不算省下来的农药钱,单单生态稻米每公斤能多卖2元钱,100亩稻蛙共生田,净利润达120多万元。

据了解,在富阳,几个农业合作社共耕一块田地的模式也已十分普遍,4800多名农民通过“农户+专业合作社+合作社联合社”抱团生产经营种养殖。

制度保长远

生态循环给浙江农业带来的变化,不止于生产方式焕然一新,更重要的是绿色发展的理念通过制度化地保障渐入人心。

经过多年的探索,一年多的试点,浙江正建立和完善一整套生态循环农业制度:省人大常委会颁布了农作物病虫害防治条例、促进畜牧业转型升级决定、畜禽养殖污染防治办法等法规规章;省政府制定农业废弃物处理与利用促进办法、关于加快发展现代生态循环农业的意见等;组织编制生态循环农业、生态畜牧业发展“十二五”规划。

至此,由30多个法规规章、政策意见、实施方案、行动计划组成,包括资金补助、考核机制综合配套的格局得以基本构建。

切碎秸秆、翻耕还田、捡拾打捆……这几天,嘉兴市秀洲区洪合镇大桥村种粮大户金仁法的110亩晚稻田里,一台台秸秆翻耕还田设备在田间穿梭。“这台联合收割机带秸秆粉碎装置,一边收稻子一边就把秸秆切好还田了。”金仁法说,因为有了这机器,上一季的麦秆全部还田,土质变好了,产量提高了,预计他的晚稻每亩要比去年增产75公斤左右。

老金说,正是区里的补贴政策才让他最后下决心买了这台秸秆还田机器,“要不可真不舍得花这大价钱”。

今年以来,秀洲区创新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机制:对秸秆收贮中心基础设施建设、收贮秸秆用于发电、相关设备改装等给予补助;对利用秸秆作青贮饲料、食用菌基料、覆盖栽培示范等成效明显的主体,每个给予3万至10万元奖励;对抓秸秆综合利用和禁烧工作成效明显的村,按作物种植面积补助20元/亩。

在嵊州市车架湖坂现代生态循环农业示范区,浙江飞翼生态农业有限公司有着5000多亩种植基地。作为当地浙商回归重点项目,该公司在创办之初就确立了生态循环的发展思路,投资1300多万元引进有机肥加工和食用菌包装废弃物处理等流水线,发展生态种植。

企业负责人杜东方说,他帮助周边种养殖户解决农业废弃物处理难题的同时,也享受了丰厚的利润,公司的有机蔬菜平均每公斤售价高达40元,亩均效益6万多元,是传统种植效益的20至30倍。

如今在浙江大地上,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越来越多的农业主体主动将生态循环的理念融入到生产经营的各个环节,以生态循环求发展空间。如今的浙江大地,生态循环农业遍地开花,已在3个设区市、41个县、市、区整建制推进现代生态循环农业建设,建立现代生态循环农业的制度体系和长效机制。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养殖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土褐发展,为整治畜禽繁衍污染